雷州石狗文化研究文集

雷州民俗石狗文化的探索

陈志坚

内容提要:雷州石狗是雷州社会历史与民俗文化的产物。它经历着从"图腾崇拜、呈祥报喜、守护神灵与司仪宠物"的发展过程。雷州城乡普遍奉祀石狗,至今仍有十分浓重的民俗风尚。考古发现雷州城乡中遗存有10000多只石狗。雷州石狗历史悠久,千姿百态、神采各异、数量之多、分布之广是中华民俗文化的精华。

题词:雷州石狗 起源 发展 社会作用 造型纹饰 保护

  雷州的历史长河积淀着丰富的文化底蕴。遂溪的鲤鱼墩,雷州的英楼岭、博抱山、覃态岭、兰园岭、英典北、石头堰、流沙寮岭,徐闻的华丰岭等西海岸山冈文化遗址,是雷州先民的发祥地。雷州先民在长期与自然界作斗争中,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了璀璨的雷州文化。雷州民俗石狗文化是雷州文化中最具有特色的一部分,是“藏在深闺人未识”的民俗精华。
雷州石狗冠天下,为当今历史学家、民俗学家所瞩目。征集与保护雷州石狗,搜集雷州石狗资料,研究雷州民俗石狗文化,是一项繁重的文史工作。现谈谈我的浅见,与大家磋商。

 

雷州石狗的起源与发展

 雷州石狗是雷州社会历史因素与地域自然条件的产物。要研究雷州石狗的起源,就要研究雷州的历史,从雷州的历史发展中,探索雷州石狗的真正源流,雷州民俗石狗文化才能真正得到保护。

一、"图腾崇拜"源流的历史性

雷州地处祖国大陆的最南端,古为南交、周号越赏、楚属扬州、秦名象郡、汉置徐闻、隋称古合、唐改雷州,皆属南荒要服,乃是古越族聚居之地。"凡诸蛮种不一"都有自己部落民族 的图腾。 古代雷州的俚僚傜僮人都是从事农耕兼之捕猎为生,故以保护农稼、有看护狩猎本领的兽物为图腾。俚人以狸为图腾,庄子《秋水》曰:"骐骥骅骝,一日而驰千里,捕鼠不如狸狌"。《楚辞•九歌•山鬼》载:"乘赤豹兮从文狸"。文狸注释为花猫。僚人以娄为图腾,僮人以猫为以猫为图腾。"盘瓠其实不过是首先用瓠制成盘、瓠之类器物的人,他以其初创之功而得名盘瓠。"①所以,傜人先以盘瓠为图腾。后来,他们在从事生产的同时驯服了犬,又以犬为图腾。因之,古时他们部族的名称字"狸、獠、猺、獞"都加"犬"旁。《雷祖志》记载:"州旧有猺、獞峒獠……。"记述着古代雷州先民的部族,并非是侮辱他们属于未开化的种类,而是他们崇拜图腾的标志。

雷州的俚僚猺獞人,俗曰南蛮。"南蛮什类,与华人错居,曰蜒、曰獽、曰俚、曰僚、曰拖,俱无君长,随山洞而居,古之所谓百越是也。"②生活在雷州的百越族先民,他们在雷州特殊的自然条件的影响下,对各自的图腾崇拜文化经历着潜移默化的相互融会。俚僚人对雷神的崇拜与傜人对狗图腾的信奉,从生产活动的现实中为雷州古越族人所认同,最后形成共同对狗的图腾崇拜。

二、"九耳呈祥"发展的民俗性

春秋战国时期,楚子熊挥受命镇粤,至此开石城,建楚阔楼以表其界,雷州成为楚国的势力范围,雷文化与楚文化开始碰激生光。西汉伏波将军博德平粤,略地至雷,带来了汉文化。雷文化与楚汉文化三环相扣华光拱照,激亮"雷"字号文化的光环。在"雷"文化光环的照耀下,产生了美丽的雷祖传说。

《雷祖志》记载:"鉷业捕猎,养有九耳异犬,耳有灵机。每出猎,皆卜诸犬之耳。一耳动则获一兽,二耳动则获二兽。获兽多寡,与耳动之数相应,不少爽焉。至陈朝太建二年辛卯九月初一日而犬之九耳俱动。陈氏喜曰:今必大获矣,鸠其邻十余人,共随犬往。至州北五里东,地名乌仑山,有丛棘密绕,犬自晨吠至日昃,无一兽出。猎人奇之,伐木而视。犬挖地开,获一大卵,围有尺余,壳色青碧,众俱不知为何物。陈氏抱而归家。次早,乌云忽作,风雨雷电交至。陈氏大恐,置卵于庭,盛以小桌。遂为霹雳所开,内出男子,两手有文,左曰'雷'、右曰'州'。陈氏将男子与卵壳禀明州官,官收卵壳寄库,男子交还陈氏养育,名曰文玉。"尔后,九耳狗日夜守护着陈文玉,凡有生面人来则呼吠逐赶,保护陈文玉长大。

陈文玉貌相异常,武力绝伦,叱声雷霆,资质聪明,勤学不辍,严气正性。唐贞观五年辛卯(公元631年)出就荐辟,即官本州刺史。他任职期间,威德兼施、教养并行,实现雷州的大统一。他仙逝后,雷民同尊陈文玉为雷祖,建祠奉祀,俎豆千秋。雷民亦视狗为"呈祥灵物",用青石雕刻其形象,安置在雷祖祠前,谒拜呈祥报喜。

雷祖陈文玉诞降的神奇美丽传说,既是雷州先民崇拜雷神与狗图腾的信念,也是时代造就伟人的不同凡响之所以云"犬报喜、雷霹雳、卵出身、掌有文是雷祖以奇而神万古者也"。③

古代的雷州,蛮烟瘴地、人口稀少。据晋代史料记载合浦郡领县三,户二千。《隋书》记载:"合浦郡统县十一,户二万八千六百九十。"平均每县户二千六百零八,雷州市隋称海康县属合浦郡。《旧唐书》载雷州"旧领县四,户二千四百五十八;天宝领县三,户四千三百二十,口二万五百七十。"犬能呈祥喜报贵子,是人们追求繁衍生息发展的迫切心愿。他们雕刻石狗安置在祠庙堂前,祈祷有朝一日能呈祥报喜。

三、"守护神灵"演变的广泛性

雷州石狗是雷州社会历史与自然条件的产物,从上古时代的图腾崇拜,到"九耳呈祥"形成于陈隋初唐的雷祖神奇,其中融会有古代图腾的因素,雷州人把狗当作呈祥报喜的灵物虔诚奉祀。尔后,汉闽人的南迁至雷,带来了汉人宗教信仰。如"石敢当"、"八卦"、"照妖镜"、"王此大邦克顺克比之'大王'"、"麒麟在此"、"招财进宝"、"皇"、"泰山"等镇邪驱魔的宗教符法,结合雷州石狗呈祥报喜的主体内涵,付于新的民俗文化,使雷州石狗从呈祥报喜演变成守护神灵。

石狗原先只是安置在门口,发展为安置于巷头、村路。扩展成守山坡、守江河、守田洋、守坟地。每月初一、十五日早晚,人们供茶烧香、驱邪镇魔、保境安民。当年荒久旱时,人们就抬着石狗游巷,用荆条抽打石狗,吆喝呼唤,祈求天降甘霖,滋润禾苗万物,以保丰年。人们喜得桂子兰孙,为平安长大,祈求石狗保佑,多取名为"狗子","狗哥",或戴一顶狗子帽,推着"狗舂碓车"学走路。雷州石狗的社会民俗作用在城乡广泛地传承发展。

四、"司仪宠物"社会风尚的特殊性

初时的雷州石狗是作为呈祥报喜德的灵物,后来融会了汉文化的宗教色彩,而成为守护神。它的端庄地蹲伏在村口、路边、巷头、门旁,其形象脸目不是狰狞与威严,而是昂首咧着笑嘴,和蔼可亲,给人齐之以礼的仪态。

中华民族是崇尚礼义的民族,自周公作《周礼》后,社会伦理就有了范畴,德礼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雷州是文明之邦,雷州人民是好善乐义的。他们遵从《周礼》的宗旨"服从天命、敬德保民"。如果安置在村口、路边、巷头、门口的石狗脸目凶神恶煞,有悖社会崇尚德礼。因此,雕刻石狗的形象必需与时代的精神文化相结合,体现时代的精神面貌与文明程度。于是,聪明的雷州人民大胆地发挥艺术的创作、塑造石狗笑脸相迎的形象,使其与社会公德有机地统一。既驱邪镇魔、保境安民;又笑迎早出晚归辛勤劳作的庶民,欢送来往的亲朋仕宦。显示乡村的礼义文明。

随着雷州历史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的进步,雷州石狗既有守护的重任,又有司仪义务。不仅是守护神灵,也是司仪宠物,成为一种淳朴的社会民俗风尚。

雷州石狗造型与纹饰艺术

雷州石狗的造型千姿百态、形神各异、栩栩如生。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又独具雷州特色,其数量之多,分布之广,是绝无仅有的珍贵民俗文化遗产。

雷州石狗历史悠久,由于是多民族文化的融会产物,其造型具有时代性,民俗性与地域性。雷州石狗从整体造型上分有昂首朝天平方脸与抬头向前方圆脸两大类;从艺术造型上有原始类型,具象类型、抽象类型、人格化类型与狮象类型,有文相武相之分。石狗的造型从简单粗犷、古朴典雅到雍容华贵的演变与发展,是雷州的历史沿革、社会文明与民俗文化融会凝聚的精华,是雷州雕刻艺术的瑰宝。

一、原始类型

雷州石狗是雷州人民依据民俗文化的需要用青石雕刻狗的形象,俗称为石狗。因对物象观察理解的粗浅与雕刻工具的落后,致使工艺粗拙,造型古朴、形态愚老。雷州石狗的雏形,其雕刻年代约于秦汉。早期的石狗造型是平头方脸,昂首朝天,是古代"天人合一"的图腾感生与古巫术意念的崇拜物象,具有百物之形。

二、具象类型

具象类型石狗是具有狗的基本特征形象,是运用写实手法对狗的形象的雕刻,是雷州石狗雕刻的一种类型。具象类型石狗分布于雷州市的调风、乌石、覃斗与徐闻县地域。我们在乌石镇北池(早已荒废的村落)的园坡边乱石堆中征集到3只具象类型石狗,并在园地里搜到唐代雷州窑生产的青黄釉细裂纹碗的残片,考证这里曾是唐代以前人们聚居生活的文化遗址,推断3只石狗应属唐代的民俗文化遗存。

三、抽象类型

雷州石狗是多民俗文化的产物,是拮取各自图腾的共同本质的属性进行抽象的艺术雕刻。抽象类型石狗的多样性反映着每个时代与地域的特点。抽象类型的石狗已具有人格化的特征,它大头大脸,姿态雍容,纹饰华贵,反映着雷州人民大胆的艺术创作,同时也反映着雷州人民对德福的崇尚,是社会文明发展的标志。

四、人格化类型

人格化类型的石狗,也即是人格神石狗,是人面狗身的一种艺术造型。人格化类型的石狗征集于太平与覃斗地区。人格化类型石狗是从抽象类型的石狗中发展的,抽象类型石狗中,就有不少已具有人格化。人格化类型石狗是人们对石狗的奉祀推崇至人神的高度。

五、狮象类型

古代雷州是南海丝绸之路的货源重地,对外商贸频繁。西方文化不断地输入雷州,尤其是佛教文化影响深远。狮子是西域的圣物,而为雷州人所接受,在石狗的造型上注入了狮子的特征。因此,雷州石狗又具有狮象类型。

雷州石狗有各种类型外,还有文相武相之分,文相石狗是斯文端庄地蹲坐着,武相石狗是雄姿威武地站立着,雷州石狗的造型艺术是雷州人民充分发挥聪明才智与大胆的艺术创作。

六、石狗纹饰的社会性

雷州石狗的历史跨度大,包容了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的民俗现象。石狗的造型纹饰具有深刻的历史性与厚重的民俗性,是社会生活的反映。

雷州古越族的俚僚人是黄帝的亲族,是嫘祖的后裔。雷之精神化育着俚僚人,他们具有刚直勇武的气质与嫉恶相攻的性格。《汉书》载"粤之俗,好相攻。"《隋书》记载:"质直尚信,诸蛮则勇敢自立。"他们知道"勇敢" 与"力量"在生存发展中的重要。所以经历了各部落民俗文化的陶熏后,在石狗造型上融入自己崇尚勇武的精神,使石狗造型具有威猛雄壮的特征。如北和地区的石狗肩部雕有胄巾纹饰,姿态威武,深深地烙印着古越族人质朴直信、崇尚勇武之风。

雷州石狗的造型是古越族图腾崇拜现象的综合体,是多民族民俗文化的传承遗物。调风、雷高、南兴、杨家一带地域的石狗,身上都饰有云雷纹与风火纹。云雷纹是俚僚人敬雷崇雷的纹饰,雕刻在石狗身上的云雷纹、风火纹展示着狗有通天的神力。石狗颈上围着树叶,脚踩渔网则反映穿叶为衣、渔猎为生的时代生活。石狗的身上雕饰勾连纹,是西方狮子文化伴随佛教文化传来雷州后,为石狗文化所容纳。

凤凰是中华民族的吉祥物。石狗的身上雕刻凤尾纹饰,脖子上雕有莲花瓣纹显示石狗也是呈祥灵物。石狗面前捧着法器,是社会宗教信仰的辟邪内蕴。石狗梳着辫子是清代人的日常装束生活体现。如此类聚在石狗造型的刻划,使石狗在辟邪驱恶的社会民俗作用中具有多功能的神力与丰富的民俗文化。

雷州石狗的造型艺术可分三个时期:a、早期,春秋至秦汉时期,早期的石狗造型特点为粗犷古朴、形简神肃、昂首朝天,具有天人感应的图腾崇拜底蕴。B、中期,隋唐至宋元时期,石狗造型特点:强调生殖器的刻划、注重结构、线条的表现,粗拟点工艺特征突出。反映祈求赐福的敦朴民俗。C、晚期,为明清时期。石狗造型特点:用拟人化的手法表现形神的完美,刻工精致、纹饰细腻、展示社会崇尚德福的民俗风尚。三个时期的石狗造型都溶入图腾崇拜,呈祥报喜、辟邪庇佑与礼义文明的丰富文化内涵。 雷州石狗历史悠久,内涵丰富,造型千姿百态、神采各异,给人以很多的联想,它是多民族民俗文化的载体,是多层次文化凝聚的精华。具有深刻的历史性、社会民俗性与高雅的艺术性。

2002年6月

注释:

①何光岳《南蛮源流史》145页

②《隋书》卷八十三•列传第四十七•南蛮

③《雷祖志》明庄元贞《雷祖原序》

Collect from Website Template